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社会

萨拉弗的龙翼挽歌 第六章 仲夏的游行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2:39:21

萨拉弗的龙翼挽歌 第六章 仲夏的游行

类法术能力

毫无声光效果的力能改动了弩箭的行进轨迹,短而细的弩矢贯穿了德鲁希丽雅伸出的右臂,然后消失在夜幕中。

一片寂静。上千名精灵目瞪口呆地看着公主踉跄跌倒,被弗拉米尔用触须扶起。其中最惊讶的就是祭司长,他可以向尼埃隆发誓,他绝对是瞄准了丑恶的大肉球扣下扳机。

“这不可能!我对……”事实证明慢语速会造成悲剧,祭司长的辩解刚吐出三个词,就被拉美西莱的小型链锤砸塌了鼻子,鼻涕、眼泪和血混在一起喷薄而出。

拉美西莱满脸戾气的大吼:“逮捕刺杀公主的叛徒!神殿侍卫全部缴械!”命令是下给护城游侠的,但是数百个群情激奋的平民同时扑向不知所措的侍卫。

拉美西莱跑到公主身边,弗拉米尔则顺从地把伤者交给他。“让我看看伤口。”

德鲁希丽雅面色苍白,牙关紧咬,小臂血涌如注。拉美西莱检查完伤口脸色更阴沉,弩矢从桡骨和尺骨中间的缝隙穿过,虽然没有伤到骨头,但是肌腱和神经受到严重损坏,可能这只手再也无法拉弓了。游侠队长一边止血,一边咬牙切齿地说:“我就应该用弓弦挂住那个无耻混蛋的脖子,然后狠狠拧上十几圈,让长了和没长一样的眼睛从头骨里爆出来。”

弗拉米尔将两根触须绞成一股,托在“下巴”上说道:“不幸的遭遇,万幸的是您的子民对您相当热爱,公主殿下。但……他们是不是热情过头了?”

顺着魔眼督商的触须看去,城门口的精灵正上演着一场暴乱。刚开始的时候气氛就很不正常,人们高喊着“抓住他们”“抢下弓箭”汹涌而来,不一会的功夫口号就变成了“杀死叛徒”。

数百个平民歇斯底里地用手、脚乃至牙齿对几十个神殿侍卫发动进攻,提雅森林积攒了几十年的愤怒和伤痛找到了发泄口,情势迅速失控。而其他保持理智或者远远避开的精灵冷眼站在一旁,其中大部分都是贵族和神殿的崇信者,眼神带着震惊和鄙夷,仿佛正在闹哄哄挤成一团的不是同胞而是其它的低等生物。

两极分化的情景给公主带来巨大震撼,远超出手臂的伤痛。德鲁希丽雅很快反应过来:“拉美西莱快去阻止他们,平民们已经失控了,等神殿侍卫拔出武器开始反击……”

游侠队长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,立刻冲上去喝止。刚拽开两个试图咬掉他手指的家伙,一只尖头靴砸中了后脑勺。这还是谦逊高雅的精灵吗?拉美西莱生出这个念头,然后被汹涌的人潮吞没。

怎么办?该怎么办?德鲁希丽雅灵魂都在颤抖,她将求助的目光转向弗拉米尔。

魔眼督商显得很沉静:“这种情况在军队里比较常见,被称作‘啸营’。当精神遭受长时间的高度压力无法释放,就会失去理智地吼叫和狂躁,然后心理暗示像瘟疫一样快速传播开。精灵是个感性的种族,更容易崩溃。”

“那要怎样平息下来?请告诉我,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!”

“不需要代价,霍拉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源。”

很久没发言的独角兽用德鲁希丽雅听不懂的木族语说:“我感知到你的类法术了,魔眼。你伤害了一个无辜者,引发一场动乱,现在又要我为你弥补过错?”

“不是为我,而是为你。”弗拉米尔同样用木族语回答,“她的流血可以为你们争得栖身之地。别忘了,霍拉,不要让一时的正义感损害到独角兽联盟。而且你看看她……”

霍拉?白鬃迎上德鲁希丽雅恳求的泪光,对魔眼督商发出无言的妥协。他走上前对公主说:“纯善者,为了你的族群和我的族群。”

他低下头,螺旋状尖角轻轻触碰伤处,正能量灌入伤口发出白荧荧的光。弗拉米尔把触须伸进自己嘴巴里一阵摸索,然后掏出一根荧光法杖,轻轻点在公主身上,强烈的光芒驱散了黑暗。

一个精灵看到光芒,傻愣愣举着硬头靴呆在原地,然后是第二个、第三个……最终所有的精灵把注意力集中到光芒的中心。超卓的视力能让他们看到肌肉抽芽生长,皮瓣靠拢粘合。德鲁希丽雅惊异地抚摸肌肤,如果不是满手的血液简直像场梦。她回头高举手臂喊道:“看!我被治愈了!”公主走进人群,让精灵们一一确认

。无论平民还是贵族,当亲眼见证不可思议的事实,都对公主和独角兽投以敬畏的目光。公主走着走着,看到了她的密友。

维尔莉特花了点时间找回记忆,她只记得和人群一起愤怒地向前冲,高喊着乱七八糟的口号,然后就是满脑子的空白。等清醒过来感觉身上都是淤青,而且左腿骨折成三段。

德鲁希丽雅发现好友的伤势,马上回头说:“霍拉?白鬃,我的朋友伤势很重,能否再次展现您的奇迹。”

“只要是非邪恶者。”霍拉再次使用。站直身子的维尔莉特引发一阵惊叹。随后独角兽又治好了一名肋骨折断的精灵,将当天的三次治疗术用尽。

拉美西莱吐掉嘴里的碎袜子,这绝对是他打过最糟的一架。受伤最重的祭司长已经被遗忘到脑后,祭服变成碎布条,趴在地上抽搐。转头看看附近没人注意,拉美西莱踩着祭司长的脑袋走过,发布命令重整游侠队形,抓捕叛徒。

“殿下,神殿侍卫40名和祭司1名已经在控制中。”人多的地方拉美西莱还是谨守礼仪,他小声问:“下面怎么做?”

德鲁希丽雅环视周边,上千精灵恭谨的注视着她。“虽然引发骚乱的源头是祭司长,但毕竟还是有很多同胞受伤。我都能猜到奥法西斯大主祭会怎样在议会上散播谣言。要做就做到底,你派一名可信的游侠,将这里的情况汇报给我父亲,要快。”

“陛下会同意吗?”拉美西莱听出公主打算和神殿硬碰。

“相信他,也请你相信我。”德鲁希丽雅带上一点自信的笑容。

……

再没有精灵阻拦,德鲁希丽雅邀请弗拉米尔和霍拉觐见精灵王,面谈盟约。于是,在提雅森林的某个仲夏之夜,一场特殊的游行开始了。绿都居民们打开门窗,看到精灵公主和一只银白色的独角兽并肩而行,身后漂浮着一颗巨硕的带鳞肉球,四条荧光触须随风舞动。再后面是带着虔诚眼神的护城游侠和数百个精灵平民,但他们的样子似乎被暴打过。

强烈的视觉冲击吸引住所有居民,精灵们纷纷离开家门,一面向队伍中的同胞询问,一面壮大游行队伍。在城门处从头到尾了解事情的精灵们感受到一种荣耀,于是艺术天分过剩的家伙们添油加醋地诉说。

德鲁希丽雅带着骄傲的微笑向霍拉和弗拉米尔介绍绿都的古老建筑,故意绕了一大圈前往王宫,这样的结果就是聚集了一只长达三四萨里的队伍。加入人群的音乐家们自发演奏起轻松愉快的小夜曲,亚兰琴和长笛此起彼伏。种植香料的女工赶在公主前面,一路铺洒玫瑰花瓣和丁香枝。一个大概只有20岁的幼小精灵女孩,跌跌撞撞地走到公主身边,献上三顶雅木编制的花环。德鲁希丽雅摘下冠冕,带上花环。在争得霍拉同意后,把花环套在螺旋尖角上。至于弗拉米尔就比较费劲了,左摇右摆地将花环顶在球形身体的上面,滑稽的动作引发一阵阵善意的笑声。

德鲁希丽雅很久没有这么快乐了,她惬意地享受着同胞们的欢笑和音乐,直到看见奥法西斯大主祭。

音乐戛然而止,游行队伍像是撞上了墙壁,笑容和舞蹈销声匿迹,音乐家们黯然的收起乐器,女工们慌张藏进人群,花瓣散落一地。

奥法西斯大主祭面容依然刻板,只是淡淡地瞟了眼独角兽和魔眼督商。但是身旁站成一排的祭司们眼中几乎射出仇恨的怒火。

德鲁希丽雅给了精灵们一个安慰的眼神,随后走上前,自信而从容。她从没感觉自己那么强大过,力量不止来源于霍拉,也来源于身后的上万精灵。

“夜安,大主祭和诸位祭司们。要加入我们的欢乐游行吗?”精灵公主不无恶意的设想,如果奥法西斯大主祭开口斥责她不分尊卑地和精灵嬉闹该多好,那样成千上万的同胞就能看清神殿严苛的嘴脸,然后回以憎恶。

但是大主祭只说了两句话:“夜安,殿下。你违背了长老议会的裁决,让神圣的律典蒙羞,你打算分裂提雅精吗?”

所有的精灵如坠冰窖。

西藏治疗妇科方法
武威治疗性病费用
沧州男科
西藏治疗妇科费用
武威治疗性病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