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网红

玄天战尊 174.第一百七十四章,娇人泣血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9:51:02

玄天战尊 174.第一百七十四章,娇人泣血

淡淡云层随着微风吹拂流动,一缕温暖的阳光折射而下,照耀在下面的一片密林树叶间,熠熠生辉。

春风拂动,一片芬芳迎面袭来,让人神清气爽,偶尔几只小鸟那欢快的啼鸣,为这生机勃勃的春天,增添了几分情趣。

“啪!”

随着一阵鞭子的抽打声传来,在林间的一条马道上,一辆较为华丽的马车疾驰而来,坐在马车上的是一个中年大汉,目光炯炯有神,马鞭扬动间,臂膀上扎龙般起伏的肌肉,蕴含着爆炸性的力量,一眼瞧去便知道那种修为不弱的修者。

在舒适的马车中,一个紫衣青年盘膝而坐,凝神静气在修炼者某种功法,隐约有着一股无形的精神压迫力释放而出,让得那驾驭马车的中年男子不寒而栗。

“少爷的气息似乎又强上了不少。”

中年男子,眸光偷瞥了一眼身后的马车,略露怯怯之色,眸中隐隐有着一丝振奋闪过,有这个少爷在,他便多了一分期许。

蓦地,马车中那紫衣男子紧闭的眸子徒然睁开,锐利的眸光好似能够穿透万物,看破虚空,强大的精神力压迫释放而出,让得驾驭马车的中年男子,身形一阵颤抖。

“唧唧!”

马道旁边,两只雀鸟小爪子翻动着树下的枯叶

,刚兴奋的找出一条白花花的虫子,尖嘴一啄,一股强大的威压扩散开来,顿时让它们惊慌失措撇下小虫,颤颤巍巍的振翅而飞。

“嗷!”

林间一些蛰伏的野兽,皆是发出一道畏惧的嚎叫后,怯怯的退避远处。

“小子,怎么了?”紫衣男子体内,一道虚影,眼眸赫然睁开,说道。

紫衣男子,眉头微微一皱,“前面有状况!”

紫衣男子,正是韩宇,在解决秦常枢二人后,他便没有前去与其他修者汇合,而是独自在横断山脉中滞留了一断时间。

这车夫却是当初随同他前往横断山脉外的一个韩家族人,虽然韩宇进入其中时日颇长,他倒是本本分分的在横断山脉边缘的客栈中等候。

“状况?”九炎天龙眼眸一眯,穿透火胎向着远处,眺望而去,而后,淡淡的说道,“不过几个低阶修者罢了。”

顿了顿,九炎天龙,怪笑道,“呵呵,不过那个小妞倒是蛮漂亮,那等妩媚动人的娇容身姿,就是被你推到的那个奥义修者,都无法比拟啊!”

韩宇眸光微微凝气,不觉间拳头俨然握起,眸中竟然有着一丝淡淡的杀气,迸发而出。

“怎么,难道你看上了那小妞?”九炎天龙狐疑道。

“那女子,我恰巧认识。”韩宇眼眸一眯,身形豁然从马车中暴掠而出,“韩叔,我先行一步,你尾随而来吧!”

淡淡的话语落下,韩宇在原地留下一道道残影,瞬间消散密林中。

“好快的步法,看来少爷的修为增强了不少!”中年男子,望着那片刻便消失在视线中的身影,微微一愣。

山林间,花草缤纷,在微风拂动下,竟然有着一丝血腥夹杂其中,不远处一条宽阔的马道上,几辆马车被一股强横劲力轰击的稀巴烂。

几个服饰统一的中年大汉,呼吸微弱,神情萎靡的倚靠在一个残破的车轮上,臂膀上有着一道道狰狞的伤痕交错纵横,汩汩鲜血在不断流淌而出。

纵使重伤,这几人眸光依然不忘向着前面,几位正大战不已的身影凝视而去,牙关紧咬发出清脆的摩擦声,眸中尽是愤怒之色。

“嘭!”

人影闪烁,随着一阵巨响后,两道狼狈的身影在喷洒出两道血柱后倒飞而出。

光芒消散,几道大战的人影,赫然停止了攻击,几位身穿锦衣的青年,嘴角掀起猥琐的笑容,向着前面一个妖娆动人的女子瞧去。

“呵呵,诗诗妹妹,你便不用负隅顽抗了,你身边这些人都中了我叔父特制的散元毒,元气逐渐溃散,根本无法护住你。”一个二十出头,白皙如玉身形精瘦的青年,眼眸紧紧的盯着面前女子那曼妙妩媚的娇躯上,喉结蠕动间,有着细微的唾液滚动声传出。

这位妖娆妩媚的女子,正是,海诗诗。

“海霖,你身为海家人,却使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对付我,当真认为没有人能够治得了你吗?”海诗诗黛眉紧蹙,喝道,“若是让我父亲知道此事,定会取你狗命。”

“你父亲,呵呵,别忘了,我叔父可是你们景阳城海家唯一的炼丹师,谁敢动我?”精瘦青年,眼眸一眯,嚣张的道,“而且,若是我成为了你父亲的女婿,你认为他还会动我吗?”

精瘦男子,猥琐一笑,步伐紧逼向着海诗诗,不断迫近。

“你…你想干什么?”海诗诗身形不由自主的后退,美眸眨动,有些慌张的说道。

“真是妩媚动人,便是这惊慌时,那一举一动,皆是让人欲火腾身。”精瘦男子微微一愣,有些痴迷的凝视面前的美人。

在精瘦男子身后,四个身着锦衣的青年,眼眸瞧向海诗诗时,无不眸泛灼热,一副馋涎欲滴的模样。

“呵呵,想干什么?像你这样的美人,你说还能干什么,本少,可是等这机会好久了啊,”精瘦男子略微愣神后,满脸猥笑,“今日,说什么也要尝尝你的味道,看看,你在床上是不是一样的风骚,嘿嘿!”

说完,精瘦男子搓了搓手掌,便向着海诗诗扑去。

海诗诗银牙紧咬,身形一闪,说道,“海霖,我们可是同族,你这么做禽兽不如,难道不怕遭天谴吗?”

“你们不过是海家的一个分支,我们根本没有多少血缘关系,况且,向你这样的美人便是同族又如何?”海霖淡淡说了句,旋即猥琐一笑,“你体内元气逐渐消散,就别妄想逃脱本少的手掌了。”

海诗诗眸中晶莹闪烁,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那几位奄奄一息的族人,眸中渐露绝望,此时她身中奇毒,根本无法逃脱,而这里已然是景阳城外,哪有人前来相救。

“海霖你这畜生,若敢动诗诗小姐一根毫毛,二老爷一定不会放过你的。”一个重伤的海家族人,强挤出一口气怒喝道。

“你少给本少废话。”海霖眸光一凝,阴冷的说道,“诗诗妹妹,你若是不从我,这些人一个都活不了。”

“小姐,我们已经身受重伤形同废人,死不足惜,你可莫要被这样的畜生给玷污了啊!”几位族人,哀呼道。

海诗诗眸中晶莹闪烁,“可是你们…”

“别废话了,在迟疑片刻我就杀了人。”海霖眸光阴冷,眼皮微动向着后面的几位青年示意。

旁边一个青年得到指示后,脚步移动便向着那几位奄奄一息的海家族人走去,这里毕竟是马道,若是被其他人路过此地发现此事,搅了局就不好了。

“不过就是一死,有何惧之!”

一个经脉皆断的中年男子,眸光一凝,手间一把断刃一动,便扎入心脉,血飞溅洒,就此气绝,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,没有了修为,他生不如死。

见此人,如此绝然,那位锦衣青年微微一愣,竟然一时呆立在原地,不知所措。

“顽固的家伙。”海霖眉头一皱,“既然如此,就别怪我不懂怜香惜玉了。”

说完海霖脚步微移,准备将海诗诗一举制服,来个霸王硬上弓。

“你若是过来,我便自绝于此!”咬了咬牙,海诗诗玉手一动,长袖中一把寒光闪烁的匕首滑落掌间,顷刻间向着白皙的脖颈指去。

冰冷的利刃触及肌肤,有着一道血丝缓缓溢出。

“这臭娘们平时风骚得紧,怎么竟然这般刚烈?”海霖眉头微微一皱,前进的脚步徒然一顿。

见到,海霖身形一顿,海诗诗睫毛轻轻颤动,微微舒了口气,若是,这家伙当真用强,她自是不会手软,只是,自己正处在花样年华,未曾绽放就此凋零,实在有些不舍。

“既然你如此不识好歹,本少别无他法,只有如此了。”海霖阴森一笑,手掌间不觉中多了些什么东西。

“他这是?”

海诗诗黛眉紧蹙,小心警惕的盯着海霖。

呼!

只见海霖手掌一挥,一阵粉雾迎面袭来,其中有着一股奇异的香味扑鼻而来。

“你给我下来什么毒?”异香入鼻,海诗诗只觉娇躯一颤,顿时瘫软无力,妩媚的眸子中惊慌闪过,连忙轻喝一声。

“你放心,这不是什么致命毒药,只是一种能够让你飘飘欲仙的催情毒药,若是不阴阳交合,你便将欲火沸张而亡!”海霖猥琐一笑,“呵呵,本想见识你在床上风骚的一幕,不想最终却需要药物催发,真是遗憾啊!”

“呵呵,海少,今日:你拿下了她,还怕日后没有机会吗?”身后一个锦衣青年,眸光流转,猥琐笑道。

“那是自然。”海霖傲然而道。

“我不会让你得逞的。”海诗诗银牙一咬,手掌用力,那匕首便向着脖颈处刺去。

“呼!”

海霖身如鬼魅,随着一道疾风,手掌宛若铁钳般紧紧握住那玉手。

海霖面色一沉,阴森的说道,“我可不想玩死尸,所以给我安分点,若是不然,纵使你死了我这几位兄弟也不会放过你,他们可是不介意趁着你肌肤未曾僵硬时玩一玩,嘿嘿。”

“畜生!”

海诗诗另外一只玉手一扬,向着海霖挥打而来,只是玉手拂动,尚没有触及对方便被紧紧抓住。

“你越反抗,本少越喜欢。”海霖紧紧抓住,那一双柔若无骨的玉手,淫笑道,“不过,希望你以后能够安分些,本少可不喜欢,每次都用药物办事。”

“畜生,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。”海诗诗银牙轻动,竟然向着香舌咬去。

“呼!”

海霖眼疾手快,手掌紧紧的扣住,海诗诗的两鳄,让得她无法用力。

滴答!

一滴晶莹的泪珠,从海诗诗的眼角滑落,几番绝然却无法自绝,难道真的要被这畜生玷污吗?

晶莹闪动间美眸中雾气朦胧,海诗诗的心在泣血。

她身为海家小姐本来应该锦衣玉食,而现在,这一切却将被畜生毁去。

若是被玷污,焉能苟活!

来宾好的男科医院
泰州治疗阴道炎费用
赤峰白癜病医院
来宾哪家医院治疗男科
泰州治疗阴道炎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