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明星

本报牵线 嫣然天使基金会联系上小志父亲

发布时间:2019-08-15 13:38:53
小志性格顽皮,与同龄人存在差异 杨昌万在电话中向嫣然天使基金会讲述小志的情况 □东快记者陈雪芳/文林良划/图 “孩子其实是我捡来的。”昨日,在解放大桥底下,初秋的风拂过江面,杨昌万迟疑许久,对着电话那头的嫣然天使基金会工作人员补充道,“不是亲生的。”他说,对不起,骗了你们。 8岁的小志,虽然心智不如同龄人,却异常敏感。杨昌万觉得,不能让他知道自己是一个被人遗弃的孩子。更何况,在他心里,早就将这兔唇儿童当成了自己亲儿子。 南安路边遇见兔唇婴儿 故事要从2006年夏天开始说起。当年,在南安仑仓一带找工作的杨昌万,在界山路边,发现很多人围着的一个大纸箱里,传出婴儿哭声。他凑上前去,发现一个男婴。“(婴儿)鼻子里都长蛆了。”杨昌万说,因为大家都只是围着看,没有抱起来,自己心里觉得难受,便从纸箱里将他抱起。 “人群里有个人在哭,我觉得这是他们家的孩子。”杨昌万说,自己抱着婴儿走的时候,有个老太太追上来,说是想收养,但是看见娃娃的嘴唇,便不要了。而兔唇,在当时杨昌万的概念里,还并不清晰,来自贵州印江乡下的他认为,只要手脚完好,嘴唇上有点儿缺陷,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。 一路上,孩子哇哇大哭,杨昌万买了奶瓶,泡奶粉喂他,但由于唇部问题,孩子无法吮吸,汤汁从嘴巴、鼻孔漏出来。他灵光一闪,买了个营养快线饮料,把奶倒进去,就坐在路边一点一点挤压瓶身,将奶水喂给孩子。 “有一群医院小护士走过来,说‘这不是前几天在我们那儿生的孩子么’”,杨昌万在心里估摸,可能正是因为兔唇,孩子一出生便被遗弃了。 曾赴京“寻王菲” 单身的他,将小志拉扯到了8岁。他说,小志在泉州曾上过一段幼儿园,老师问他,“你妈妈呢?”他便跑回家问杨昌万。 “我就告诉他,你妈妈离开我们了。”杨昌万说,他不想让孩子知道,自己是个被父母遗弃的娃娃,虽然现在没有妈妈,但是总好过连爸爸也没有。另外,他也有点儿担心,老家的人要是知道自己收养一个兔唇娃娃,会瞧不起他。 于是他都跟别人说,小志是自己亲生的孩子,并为他的病情奔走起来,从福州、泉州到北京。 “我找过王菲。”杨昌万说,2007年即将结束时,有人告诉他,北京有个嫣然天使基金会,是王菲和李亚鹏创办的,专门给小孩子治兔唇。他就问别人:“能不能告诉我王菲电话啊?”人家说上网帮他查查,可是查到的电话都打不通。他就拜托别人找来地址,抱着小志踏上前往北京的火车。 “我到了北京后问别人,怎么找王菲。”杨昌万说,有人把嫣然天使基金会的地址告诉他,跟人家给他的王菲地址是同一个地方,他一路寻过去,医生一看,孩子太轻了,营养不良,不敢给动手术。“他们说要5公斤,我小志只有4公斤,达不了标!”时隔多年,回想起当年希望破灭的情景,杨昌万略带尴尬,竟咧开嘴巴笑了一下。 此后多年,他带着儿子辗转多家医院,定在泉州市第一医院接受治疗,先后进行了8次手术。但效果并不理想,引起关注之前,他也不知道,自己靠捡纸皮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给孩子看病。 嫣然天使基金会联络上了他 而这一次,希望的灯塔再一次亮起。 由于杨昌万没有手机,解放大桥下也不具备充电条件。嫣然天使基金会工作人员昨日通过东南快报记者和杨昌万取得联系。倚靠在闽江边的护栏上,他和对方进行了8分钟通话,将小志目前的情况,向对方做了大致介绍。基金会工作人员表示,将会查阅小志幼时前往北京就诊的记录,对其病情进行准确判断。 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、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也同样表示,长假结束后,能让小志赴医院就诊。 “到时候,如果监护人愿意的话,我们可以请医院里有关专家进行会诊,对小志的情况进行系统分析,再商定治疗方案。”福州总院一名相关负责人向东南快报记者表示。宝宝最近不爱吃饭怎么办
有背心痛吃什么药好
小孩突然流鼻血是什么原因
冠心病最新治疗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